时光网特稿 不敢相信,今年国产片有两部惊喜之作,都是“白蛇”题材。一部是时光君已经安利过好几轮的戏曲片《白蛇传·情》,另一部则是目前正在热映、刚刚收获超过4亿人民币票房的动画电影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。

 

白蛇2:青蛇劫起
时光评分
7.4
131分钟 – 冒险 / 奇幻 / 动画
2021年7月23日中国上映

  它的出品方——追光动画成立于2013年。一周年,正式推出首个作品,一支3分钟的动画短片《小夜游》。它的出现,上来就为追光日后的作品风格,描了个底——用好莱坞一流水准,讲中国特色故事。《小夜游》完成度虽不错,但还是缺少神乎其技的创意,没激起大水花。

 

 


 

  追光成立7年时间,制作出5部长片作品,在3D动画领域精细打磨。2016年,追光正式带来了自己的首部动画长片《小门神》。《小门神》投资近亿,目标票房2.5亿,当时首发预告相当成功,吸引来行业内外的眼球。电影上映后,动画制作精致,场景设计美如仙境成真,画面质感甚至比《大圣归来》,做得更细更好,让人惊叹一时。但遗憾的是,最终本片票房惨败,7000多万无法回本,没能乘上“崛起“东风。

 


 

  2019年的《白蛇:缘起》(下简称《白蛇》),成为追光第四部动画电影。评分直上7.9,票房4.68亿,在春节前的尴尬档期,打了个逆袭的翻身仗。

 

  《白蛇》的两位导演黄家康和赵霁,尚是导演经验缺乏的新手。前者一直为追光的动画总监,后者工作则主要是后期剪辑,曾经参与过《一代宗师》,为了梦想才转做动画,两人的名字出现在《阿唐奇遇》的片尾字幕。让年轻人登场大展拳脚外,追光更直接请到华纳加盟,一来撒钱投资,二来技术支持。

 


 

  国产动画制作的不差钱,已经夸不出新鲜感。最让人眼前一亮的,还是《白蛇》的故事,从合家欢掉头,走向更成人化的尝试。《白蛇》借用家喻户晓的传说原型,发挥出一个全新故事填补前世空白,又在结尾的杭州断桥,继续致敬经典情怀,无疑是个相当聪明的做法,也给中国风找到了正确打开方式。真正的中美合拍,反倒不再有人指摘,“国漫怎么又在模仿好莱坞”。它的成功,也不曾背离追光的创作初衷。

 


 

  而这一次到了续集作品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,第一部的联合导演赵霁去做了“新神榜”系列的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和我们在片尾彩蛋中见到的《新神榜:杨戬》,来自中国香港的黄家康导演,本次独挑大梁,继续致敬经典,又带来传奇新说。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可谓是对青白感情刻画最深入的一次,姐妹之间的“双向奔赴”,不仅是本片最重要的情感主题,也是最大泪点所在。

 


 工作人员发来的几张导演照片中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(左为黄家康导演)

 

  在与时光网的对话中,黄家康很谦虚,说当年第一部《白蛇》的成功,不仅是在追光前三部电影的铺垫之上,也是国漫动画电影大环境整体在前进的共同结果。他坦言本片并不是一部爱情电影,但会通过小青的视角,探讨情感的真相。而至于在修罗城中被反复提及的“执念”,导演表示,对于他自己来说,他现在的执念就是,想做一些能影响到中国观众想法的电影。

 


 

Mtime:导演您好,为时光网的粉丝们介绍一下您自己吧。

 

黄家康:好,这个可能就要讲20分钟了,哈哈哈开玩笑!我那个年代没有动画这个专业,我大学是学软件的,但觉得很无聊又不太合适,因为很多工作都是对着电脑,一天下来一句话都不用说,我觉得有点恐怖。后来香港地区有一家公司在招募动画学徒,我去看了看觉得很有趣,公司氛围很活泼,像个游戏公司。它不要求你懂动画,了解一下就行,我就去学了,一开始觉得挺好玩儿,后来做的过程中觉得好累,发现看动画和做动画是两个感觉。

 

看动画看1秒钟觉得还好,做动画一天只能做1秒钟,这个过程其实挺艰难的。不同项目可以感受不同人物角色,我们会做人、机器人、动物,动画师的好处就是可以经历不同的人生。后来我们公司接过一些好莱坞电影,比如《忍者神龟》《阿童木》《绿灯侠》(动画版),都是别人很大的IP,后面经营不太好公司就倒闭了。香港地区的发展其实很有限,我就去了厦门和北京,了解到了更多行业状况。十年前,做原创电影的其实不是很多。

 


 

我们大部分动画师都在做外包,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到前期创作,直到来到追光碰到王微(创始人),他们希望做原创高质量动画电影,这个目标跟我自己很接近。我在之前做外包的时候就在想,我们为什么没有属于自己的中国传统故事呢?我来追光已经8年了,公司刚成立时只有几十个人,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已经是第六部电影了,团队中最幸运的就是,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,坚持着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。

 

我做动画十几年,中间有很多次考虑要不要放弃,要不要去做游戏或者别的东西?但冷静下来想,人生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,还是挺了不起的。我们每天工作虽然压力很大,天天加班,还是蛮快乐的。

 


 

Mtime:您说您之前一直是以画师的身份做后期工作,后来来到追光,成为了《白蛇:缘起》的导演,聊一聊这个转变的过程吧。

 

黄家康:我其实工作一直都是动画师,来到追光做了动画总监,还是管动画部门,但很幸运,得到公司的机会来当导演。一开始没这么顺利,动画导演比真人导演要了解、关注的东西多太多了,当时也是一步一步往前走。还好过去的经验也能帮到我,接触到不同导演,了解到不同项目的优点和缺点,就一直在旁边学。

 

《白蛇:缘起》是我和赵霁一起执导的,来到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就是我独立执导了。这个时代变快了,观众对于国产动画的诉求也变多了。一开始这个行业中没有太多人去做前期工作,现在很多哪怕刚毕业的人,也跟努力了很久的人一样,有机会讲自己想讲的故事了。

 

第一部《白蛇》的片尾彩蛋

 

Mtime:说到观众对于国产动画的要求变高了,这很大程度也要有《白蛇:缘起》的功劳吧?

 

黄家康:没有哪部作品是凭空出来的,观众们看来可能觉得《白蛇:缘起》很成功,但对我们来说,没有追光前面三部电影的成功积累,也不可能达到《白蛇》的状态。同理,很幸运《白蛇》得到观众的喜爱,但也是通过这个行业中努力着的同仁们,大家共同努力得到的结果。

 

Mtime:《白蛇:缘起》上映之前有想过会“爆”么?

 

黄家康:说实话当时没抱太大信心,毕竟当导演这件事自己没做过,而且坦白说,前面三部的结果不是那么好。当时就在想,万一《白蛇:缘起》也不行了,我们未来的路怎么走?动画电影这条路上的不确定性太多了,我们还在考虑这个行业会不会消失,观众是不是真的需要看国产动画电影,因为他们只看迪士尼、皮克斯的电影好像也ok?所以这个过程挺纠结的,能不能坚持下去。

 

到今天再看《白蛇》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缺陷和不足,但跟很多观众交流会发现,他们对国产动画电影很包容,给了我们很多鼓励和支持,直到我们还在发展中。等到我们再做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的时候,更有使命感,不单是在做我们喜欢的电影,也希望能回馈观众。这部更进一步,也更有新鲜感。

 


 

Mtime:做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,会因为它是续集,要求更高、压力更大么?

 

黄家康:做第一部的时候,因为是家喻户晓的题材,所以必须做好,没想到观众的反馈这么热烈。来到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,我们不希望给观众看老套的东西,而新鲜的东西也要有基于《白蛇传》的部分,我们不想做瞎编出来、跟《白蛇传》完全没关系的内容,这个过程中的要求就会更高

 

这一次是全新的故事和视角,但又会让看过《白蛇:缘起》的人觉得很熟悉。虽然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和《白蛇传》世界观和冒险故事都不同,但人物关系是一样的。小青和小白还是姐妹情,法海和小青还是对抗的状态,小青依然觉得许仙没用,这个核心是不能丢掉的。我们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创作,压力肯定是有的。

 


 

Mtime:《白蛇:缘起》公映之前,第二部就已经立项了,当时就已经确定了小青会是续集的大女主吗?

 

黄家康:我们有很多讨论,比如要不要讲小白和许仙以后续的故事,最后还是觉得不想讲他俩结婚之后带小孩的生活,小白的爱情故事已经讲到头了。上映之后听到很多观众对小青的故事感兴趣,我觉得从《白蛇传》来看,每个角色的视角还是蛮有趣的,所以想要挖掘小青的视角。小青和小白之间的感情延续了上千年,很感人。

 

第一部里小青说过一句话,“姐姐我会一直陪着你,哪怕你心里面有许仙”,这句话就是小青这个人物的核心。这个故事有很多剧情上的转折,比如小青在修罗城里遇见了很多人,但源头很简单,就是小青想和小白生活在一起。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并不是爱情片,但还是会探讨很多关于爱情的东西。我们也给了小青和不同人物的关系,通过她的眼睛,有一些看法。我希望这部电影不是给观众一个答案,而是给了一个大家可以探讨的话题。

 

第一部《白蛇》中我们探讨了浪漫主义的爱情——我第一眼看到你,不管你变成怪物还是什么,都要和你在一起。而第二部中小青是有困惑的,她觉得小白和许仙的爱情并不完美,没有被认可。她带着这个观念来到了修罗城,会经历不同人,会探讨到底爱情真的那么现实么?我们要找有钱人或者颜值很高的人么?我不会给确定的答案

 


 

Mtime:等于说不一定要有爱情故事,但会有爱情视角。

 

黄家康:对,《白蛇传》是离不开这种讨论的,包括徐克导演的《青蛇》,他也在探讨作为“妖”的小青,对于“人”的情爱如何理解。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也有点像,小青对于  情感的理解来自于对小白的观察,她没有小白那么懂。生活中很多女孩的爱情观可能都来自父母和姐姐,一开始会带着一些固有的思维,在碰到不同的人后会有不同的感受。

 

《青蛇》

 

Mtime:修罗城中的“无池”可以让人看见心中的执念,你现在最大的执念是什么?

 

黄家康:我觉得修罗城是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中最大、最有趣的突破,第一部《白蛇》只发生在古代,那个世界还是蛮实在的。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想要给观众更奇幻的感觉,修罗城是一个关于生和死的空间,这个“执念”可以理解为每个人追求、放不下的东西,这个概念还蛮传统的。每个人在生活中也会有很多挑战,怎么去看待、对抗,我希望带给观众一些思考。

 

现在年轻人还蛮流行“躺平”的,对于一些事情比较佛系,我本人在做动画过程中也遇到很多困难,也想过放弃,但放弃就是没了。我现在最大的执念就是,想做一些能影响到中国观众想法的电影,我不想只做娱乐电影

 


作者:伦敦桥

记者:甄子

编辑:甄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