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网特稿 环球影业系列新作《速度与激情9》,上周五在中国内地公映,截止发稿时,已获得了超过8.8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。

这一次,执导了系列第三、四、五、六的林诣彬回归导演职位,范·迪塞尔、泰瑞斯·吉布森、米歇尔·罗德里格兹、卢达·克里斯等人组成的天团family依旧营业,车子冲过悬崖、开上太空;上一集的大反派查理兹·塞隆和新成员海伦·米伦、娜塔莉·艾玛努埃尔悉数回归,女王甚至亲自表演了一段伦敦街头飙车;姜成镐饰演的“韩“多年之后“死而复生”,“赵喜娜”约翰·塞纳来给范老大当弟弟了。

 

速度与激情9
时光评分
6.2
142分钟 – 动作 / 冒险 / 犯罪
2021年5月21日中国上映

  换句话说,这个系列再一次怎么疯怎么来,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别人看不清漂移的弯。

  拍到第九部了(不算外传),大制作带来大场面,大场面引来高票房,高票房意味着下一部要更剑走偏锋才能抓住观众,越剑走偏锋,越有更多不可思议在电影院中等着人们。

  有人说,这个系列自从保罗·沃克告别就魅力不再;有人问,他们杀掉吉赛尔(盖尔·加朵饰)的那一刻,究竟tm在想什么?有人质疑,就算是韩复活了,反派肖氏兄弟(杰森·斯坦森与卢克·伊万斯饰)就这么洗白了真的ok么?还有人怀念,那个车子还没有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只是简简单单街头赛车搞搞钱的单纯年代。

 

《速度与激情》第一部

 
  然而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,成与败,《速激》的命运,都与系列制片人/主演/绝对话事人范·迪塞尔息息相关。

  出生在加州的范·迪塞尔,成长在纽约。他本名叫马克·辛克莱尔(Mark Sinclair),和日后的艺名毫无关系,听上去还有点“白人”。有趣的是,他有个双胞胎哥哥叫保罗——多年之后他说自己和保罗·沃克“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兄弟”,也不是全无道理。

  范迪塞尔曾说过,他不太清楚自己具体是什么人种,妈妈是英格兰、德国、苏格兰、爱尔兰混血的白人,但从来没见过自己生父,自我定义为“肯定是有色人种”。他的继父是黑人,姓氏是Vincent,他因此取了一半“Vin”,作为自己艺名的名字。

 


 
  范·迪塞尔接触表演的经历很神奇,7岁的时候,他跟哥哥保罗还有一帮朋友一起,闯入了纽约的一家剧院,原本打算搞点儿破坏。但剧院的艺术总监当时没报警,而是邀请他们出演马上要面世的儿童舞台剧《恐龙门》。整个青春期时期,范·迪塞尔都与戏剧保持着很亲密的关系。

  17岁时,身形已经很彪悍的他,在纽约的一些酒吧当保镖,赚点儿外快,也就是这会儿开始,他把名字正式改成了范·迪塞尔。后来上大学的时候,他学习了英语专业的创作写作方向,开始写剧本,上了三年学就退学去好莱坞了,看上去是冲着当编剧的路数去的。不过年少时期在剧院的演出经历,对于好莱坞来说远远不够,他混了一年就回了纽约。

 

右边是范·迪塞尔的双胞胎哥哥保罗

 
  1990年,范·迪塞尔短暂地客串了罗伯特·德尼罗、罗宾·威廉姆斯主演的《无语问苍天》,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角色。1994年,他自编、自导、自己制片了短片《多面》,有点半自传的性质,讲述了一个混血儿被困在试镜中的挣扎经历,这部短片当年还在戛纳电影节上进行了展映(侯孝贤的《好男好女》、张艺谋的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都是这一年的主竞赛单元长片)。

 

最左是《无语问苍天》中的范·迪塞尔你敢信

 
  1997年,范·迪塞尔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剧情长片《迷失》,依然是自编、自导、自演、自己制片,他通过电话营销为本片筹来了5万美元的制片费用,也是有点东西。他在这个片儿里的造型别提多像杰森·斯坦森了……后来本片还被改成了美剧。

  话说遇见一个人,然后生命全改变,原来不是爱情才有的情节,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导演看到了上文说的这个在戛纳展映过的短片,也被范·迪塞尔给他写的3页仰慕信所打动,邀请他来出演了后来举世闻名的《拯救大兵瑞恩》,从此他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——再也没有执导/编剧过一部长片电影。

 

《拯救大兵瑞恩》

 
  继为1990年的动画片《钢铁巨人》配音,以及出演了2000年的剧情惊悚片《抢钱大作战》(这个片里有本·阿弗莱克)之后,范·迪塞尔的突破性角色来了——同年《星际传奇》上映,他凭借“雷迪克“一角,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系列电影之旅。

  第二年,《速度与激情》第一部公映,他当年还跟戏中的女朋友米歇尔·罗德里格兹在现实生活中约过会(后来这个姐出柜了,说自己是双,两人直到现在都保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);2002年,《极限特工》第一部上映,然而神奇的是,《速激》和《极限特工》的系列第二部电影,他都没有参演,而是选择了参演2004年的《星际传奇2》,本片票房扑惨了,并且成功获得金酸莓”最差男演员“提名。

 

《星际传奇》

 
  2005年,范·迪塞尔一改动作硬汉片的老套路,喜剧片《神勇奶爸》可能因为反差感,票房竟然还不错!2006年他认真参演了剧情片《判我有罪》,并且为此增重30斤。虽然被影评人认可了演技,但1300万美元的预算换来了凄凄惨惨的2百万美元票房,这可能是让他回归续集电影的最后一根稻草——同年,他在《速度与激情3:东京漂移》结尾彩蛋中客串出现,并且因此结缘了华裔导演林诣彬。

 

《神勇奶爸》

 
  一如续集深似海,从此以后,范·迪塞尔一头扎进系列电影,很少出来。2008年的《生死新纪元》票房口碑双败之后,他开始老老实实演《速激》了,从2004年的《速度与激情4》一直演到现在,一部不落,全场最大。《星际传奇》系列他也没有忘,出演了2013年的《星际传奇3》,并且同年获得了好莱坞星光大道上属于自己的一颗星星。

  2014年,范·迪塞尔以特殊的形式,贡献了自己的又一经典角色——MCU的《银河护卫队》中,他为“树人“格鲁特配了音,留下千古名句”我是格鲁特“,有且只有这一句。2015年,范·迪塞尔参演的《最后的巫师猎人》上映,2016年他在李安导演《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》中饰演的角色,倒是跟职业生涯最初时期的《拯救大兵瑞恩》有几分相似。

 


 
  2017年,续集电影《极限特工:终极回归》是系列第三部,错过第二部的他,这一次没有错过和甄子丹、吴亦凡同台飙戏的机会。同年的《银河护卫队2》、2018年的《复仇者联盟3:无限战争》、2019年的《复仇者联盟4:终局之战》中,都有格鲁特的声音(后面还衍生出了”我们是格鲁特“,多了一句)。

  后疫情时期,范·迪塞尔主演的《喋血战士》,也成为了去年第一批在中国内地院线公映的海外片(7.24),去年有新闻报道称,他正在建议片方给这个片儿拍续集,让我们祝他得偿所愿。

  去年9月开始,由于疫情封锁没啥片儿可拍的范·迪塞尔开始“进军“音乐行业,发布了自己的首支单曲”Feel Like I Do“,怎么说呢,用网友的话来说,“比鹰眼唱歌还是强一点儿的“。(真的吗?我不信)

 

范·迪塞尔翻唱《Someone You Loved》,求求你们一定要听

  接下来,我们还会在三部续集电影中看到/听到他——《阿凡达2》《阿凡达3》,以及《雷神4》。

 

  在与时光网记者的近日访谈中,当提到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一大遗憾,范·迪塞尔表示当年没拍《速激2》还是蛮后悔的,“拍完第一部《速度与激情》之后,我们在欧洲放映影片,当时所有环球影业的上层都在。有人提议说应该再拍一部《速激》,我说我才不拍呢,不要再拍一部续集了,拍续集只会毁了第一部的经典。正如你所见,我没参演《速度与激情2》。我可能会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:你应该对这部电影多一分信心,你们有能力完成别人无法完成的事。”

 

和卡神的合影

 
  提及《速激》系列在全球取景拍摄的风格,范·迪塞尔透露说,正在与环球计划《速激10》要有在中国取景的part,”我享受任何一段路程,因为无论在哪拍摄,我都是和我的家人一起,我真正的家人和我的《速激》大家庭。说实话,我一直在想《速激10》我们会去哪拍摄,这太让人兴奋了,我的心思一直在这上面,我在考虑我们会如何去创造新的神话。但老实说,我只是一个梦想家而已。在旅程中所有的停靠站中,计划来中国,给了我和林诣彬很大的快乐。

 

《极限特工3》

 
  当记者问到他,为什么嗓音如此低沉性感还自带低音炮,他捏尖了嗓子开始搞怪,听上去就像是米老鼠和格鲁特的结合体,“大多数时候,我可不喜欢这样,我可是吃了很多石头才拥有这种声音的哦。”(视频05:04处)

  那为什么可以邀请到杰森·斯坦森等人的角色回归,这到底是谁的主意?范·迪塞尔打了个哈哈,“我只能说,只要你加入了《速度与激情》大家庭,你就永远是这个家庭的成员。”

  《速度与激情》系列像滚雪球一样,每上映一部就获得更大的好评,面对记者“你站在雪球中心感觉如何”的提问,范·迪塞尔坦言,“高处不胜寒啊,可真是太冷了……正经的,我非常幸运,我对我的观众心怀感激,是他们推动我去创造一些能让观众们为之骄傲的东西。”

 

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

 
  对于《速9》的结局,范·迪塞尔也非常满意,“我喜欢这部电影的结局,在《速激》系列的20年里,它可以算得上是独一无二的。这部电影会让你了解到托雷多家族的起源故事,我也喜欢它引出下一部电影的方式,当我想到《速激》时,我总会把它想成是三部曲。我不仅非常喜欢这一部的剧情,我也对第十部终章剧情的发展感到兴奋。”

 


 作者/编辑:甄甏甏